Amsterdam

New York

Hong Kong

De Lairessestraat 165

NL-1075 HK

Amsterdam

8 Spruce St

NY 10038

New York

荷蘭+31.6.5470.5440

美國+1.612.424.9779

香港+852.5280.1758

post@tettero.net
舊文回顧
發佈時間
週三, 十一月 1, 2017
分享

電子郵件臉書推特


2Q2017 藝術顧問的幸苦

Zef Shoshi

Zef Shoshi

四月以一趟旅程揭幕。我旅行至希臘雅典,一個我久未拜訪的地方,亦是第十四屆卡塞爾文件展(documenta 14) 的所在地。在此屆藝術總監雅當•希姆奇克(Adam Szymczyk)的策劃之下,卡塞爾文件展的兩個會場之一正式開幕了。

卡塞爾文件展檢視當下當代藝術的潮流與發展,每五年ㄧ次,在德國卡賽爾舉行。卡塞爾文件展由建築師、藝術家與策展人阿諾德•博德 (Arnold Bode)於1955年創立,最初是想改善二戰後德國所處的極度孤立狀態——以藝術與文化和解。此次文件展,希姆奇克決定開拓第二個會場,那便是雅典。此屆主題為「向雅典學習」。希姆奇克在國際藝術的框架中,展示了雅典這個城市的歷史,與當下所面臨的經濟問題和難民危機。

不論他的做法是否成功,像當下許多議題一般,造成了意見的兩極化,且雙方似乎不可能達成共識。雅典會場所呈現的並沒有說服我。或許是因為我沒有花足夠的時間參觀,但他的規模本身(二百名參展者)令人難以釐清展覽的整體圖像。我還未去過卡塞爾會場,或許看過卡塞爾會場的呈現後,能下更為公正的判斷。雖說如此,我十分享受國家當代藝術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for Contemporary Art (EMST))中的呈現。其中包括來自歐洲某些地區的藝術家的作品,而這些藝術家的作品直到近年都是接觸不到的。阿爾巴尼亞畫家贊•修許(Zef Shoshi)1969年的社會寫實主義作品是令人驚豔的一例。

此屆「文件展之友」(International Friends of Documenta 14)的特殊節目包括參觀由伯納德•楚米(Bernard Tschumi)設計的衛城博物館(Acropolis Museum)。我們的嚮導,戴奧尼修斯,向我們解釋雅典的歷史與其民主的複雜進程。這說明了幾千年以降,經濟危機與移民潮一直是這個城市的歷史的一部分。這個行程清楚地演釋了希姆奇克為文件展定下的主題。

另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活動是參觀戴斯特基金會(Deste Foundation)。戴斯特基金會由希臘/賽普勒斯收藏家戴柯斯•喬諾(Dakis Joannou)和他的妻子莉耶塔(Lietta)創立。他的雅典居所裡展示了一小部分他的巨大收藏的。其中傑夫•昆斯(Jeff Koons)佔有重要地位——昆斯甚至設計了喬諾的遊艇《Guilty》。

四月,Nynke Tynagel與我主辦第二次「愛派對」(LOVE Party),隨之確認的是一個全新傳統的誕生。愛派對於我的阿姆斯特丹辦公室舉行,今年的主題是「想像」,靈感來自約翰•藍儂(John Lennon)與小野洋子(Yoko Ono)的同名名曲,以及他們1969年,在離這裡僅僅幾個街區的希爾頓飯店,著名的蜜月旅行兼行為藝術表演「和平『床』坐」(Bed-in for peace)。共有一百五十名以上的賓客光臨我的辦公室所在,這棟1922年建成的美麗建築。

五月,我回到紐約。馬斯登•哈特雷(Marsden Hartley)(1877-1943)的緬因畫作展覽展現了大都會博物館(The MET)如何巧妙地將馬歇•布勞耶(Marcel Breuer)的作品,意即前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Whitney Museum)館址,打造成二十世紀藝術的平台。同樣位於大都會布勞耶分館的是巴西傳奇藝術家莉吉雅•珮普(Lygia Pape)(1927-2004)著名的裝置藝術作品《Ttéia 1》,由天花板懸掛、延展至地面,閃爍的金屬細線組成。

今年,紐約還有個新鮮的組合——源自於荷蘭的歐洲藝術博覽會(TEFAF)與斐列茲紐約藝術博覽會(Frieze NY)同時於公園大道軍械庫(Park Avenue Armory)舉行。歐洲藝術博覽會舉辦了以美國標準來看十分奢華的開幕酒會,以慶祝博覽會在紐約(秋季的古典大師與古董博覽會與春季的現代與當代藝術博覽會)十週年。有很多二戰後作品質量非常之好,包括數件索托(Jesús Rafael Soto)(1923-2005)的美麗作品、藝廊Vervoort出色的攤位上具體派(Gutai)藝術家堀尾貞治(Sadaharu Horio)的作品,和美國藝術家希拉•席克斯(Sheila Hicks)的作品。斐列茲藝術博覽會方面,藝廊Alexander Gray Associates展示貝蒂•帕森斯(Betty Parsons)(1900-1982)從未面世的一系列畫作。這位藝術家最為人知的身份是畫廊主人,她是傑克遜•波洛克(Jackson Pollock)、馬克•羅斯科(Mark Rothko)、艾德•萊茵哈特(Ad Reinhardt)、克利福德•斯蒂爾(Clifford Still)、巴尼特•紐曼(Barnett Newman)等人藝術家生涯的重要推手。

在這國際藝術節目不斷的一年,緊接在這場盛會後的是第五十七屆威尼斯雙年展(Venice Biennale)的開幕。法籍策展人克莉絲汀•瑪賽爾(Christine Macel)訂下主題「藝術萬歲」(Viva Arte Viva),是對人文主義的一場檢視,分成九個部分。有趣的是,「聲音」佔有一席之地,土耳其館、墨西哥館與法國館都聚焦於聲音裝置作品。墨西哥藝術家卡洛斯•阿莫拉雷斯(Carlos Amorales)在開幕中以陶管呈現一場美麗的演出。我認為威尼斯雙年展的亮點是向美國藝術家卡洛莉•許尼曼(Carolee Schneemann)以及她六十年以來開創性的作品致敬。許尼曼以1964年的表演藝術作品(happening)《肉悅》(Meat Joy)與1975年,深具啟發的表演《內部捲軸》(Interior Scroll)為人所知,獲頒金獅終生成就獎。另一個亮點是戴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的雙展覽《難以置信殘骸中的珍寶》(Treasures from the Wreck of the Unbelievable)。歷經十年策劃,他在此作品中探討所有藝術中的陳腔濫調,範圍涵蓋古物到最近期的藝術品。同樣的,對這件作品,眾人的意見分歧。我一直以來都覺得,操縱市場與批判藝術界所有陳腔濫調與既成事物,是赫斯特的作品的核心。我認為他是拆解世界的天才。

六月是年度的瑞士遷徙——先是蘇黎世藝術週末(Zurich Art Weekend)再來是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蘇黎世的亮點是阿根廷藝術家多瑪斯•薩拉切諾(Tomás Saraceno)(1975-)的《空氣世計畫》(Aerocene project)(2016),在裝置藝術之家 (Haus Konstruktiv)展出,與唐諾•賈德(Donald Judd)(1928-1994)與卡濟米爾•馬列維奇(Kazimir Malevich(1878-1935)的雙人展,在Galerie Gmurzynska位於達爾街(Talstrasse)的藝廊展出。薩拉切諾以他野心勃勃的「高空鞦韆」式的(trapeze)裝置藝術《軌道環行》(In Orbit) (2013)聞名,《軌道環行》巧妙地操作無重力感與漂浮感。雙人組合賈德與馬列維奇之間的連結,清晰細緻地完美,令人驚訝之前怎麼會沒有人發現!

今年是巴塞爾藝術展表現強勁的一年,雖然「意象無限」(Unlimited)不如前幾年有趣。我認為亮點是艾未未(Ai Weiwei)的裝置藝術作品《鐵樹》(Iron Tree) (2016),位於大教堂廣場(Munsterplatz)。或與是因為我正考慮將這個作品囊括在明年在阿姆斯特丹的一個展覽的緣故。但關於此事,下回3Q2017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