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2018

7月開始,我在阿姆斯特丹的日程安排開始變得繁忙,專注於監督目前在那裏進行的私人住宅項目的進展情況。其中最大的一個挑戰,是要建造一個通過中庭連結房屋所有的四個樓層的鈦白混泥土樓梯;其挑戰在於,我們需要做出合適的模具,以便能夠完整地澆築每個部分。未完待續……

下週在紐約,我有將參加比利時戏剧導演Ivo van Hove在公園大道軍械庫(Aromory1969Luchino Visconti导演電影The Damned的精彩演繹。 这一喜剧Comèdie-Française劇院共同制作的;而這個剧院以極簡主義的环境设置见长,相信會為這部戲帶來別具一格的風味。 Van Hoven選擇在沒有任何誘人場景的情況下傳達戲劇,使用巨幅屏幕,将演員的實時的特寫投射出來,突出對錶演本身的關注。他的演繹更加證明了Viscont的故事能夠無縫融入希臘戲劇的澎湃歷史中,融合對權力、金錢以及(自我)毀滅的渴望。這個時代的我們,對此應該是感同身受。 

本月晚些時候,我首次在香港為我的新公司TETTERO HK處理了一些商業細節,籌劃這個將在明年開始運營的TETTERO家族的第三家分店。香港之行,我拜訪了幾位親愛的同事,其中包括Leo Xu——David Zwirner最近在那裡新開設畫廊的總管,Magnus Renfrew,在國際現代藝術市場的亞洲發展業務中扮演關鍵角色。他最新的項目是在台灣的台北舉辦的xxxxxx藝術博覽會;該藝術展將於20191月首次開幕。

之後,我前往了首爾。我訪問首爾是為了參加在韓國國家現代和當代藝術博物館舉行的韓國藝術家Yun Hyong-keun1928-2007)回顧展的開幕式。我曾代表一位客戶租借过Yun的一件大幅作品——這件作品全世界僅有三件。我很高興看到策展人Kim In-hyu呈現的這個非常優秀的展覽。開幕式後,Park Kyung-mee女士主持了一餐古代韓國料理晚宴,在這裏,我得以見到著名韓國演員紀金熙。

八月,我在土耳其和希臘短暫休息。休息期間,遵照Karla Otto的建議,我去參觀了帕特莫斯島——這兒有一個非常有趣的藝術科學,每年夏天都會有許多朋友湧向這個美麗的島嶼。 八月下旬和九月初,我在阿姆斯特丹新教堂博物館(Nieuwe Kerk)為 “佛陀的一生”(The Life of the Buddha)的開幕式上進行準備。宗教改革期間,這座13世紀的大教堂被改造成新教教堂,如今僅為荷蘭王室發揮其作為教堂的功能。這座教堂既有天主教建築的宏偉,兼具新教審美的克制,成為我與該博物館Birgit Boelens共同策劃的這一藝術展的完美場所。在這個項目中,我還擔當了設計工作。這個雙重角色讓我接觸到了包括小野洋子和艾未未在內的12位當代藝術家。這個展覽通過60件展品,聚焦展示佛陀的一生。這一展覽於915日由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宣布開幕,將这一歷時三年、由諸多工作人員的參與的項目推向高潮。開幕式包括一個非常引人注目的針對“科技與慈悲心”(technology and compassion)的研討會。在這裡,我非常有幸地作為導覽,引導尊者參觀展覽,並與他討論了包括一幅他收藏的珍貴唐卡(tanka)。這實在是一種無法傳言的體驗,我將永遠珍視。

請繼續關注我們2018年最後一個季度的動向。